取独

了解姐姐的故事以后感觉姐姐也是心理承受不住了,大概是在绝望的边缘徘徊吧。

我也不知道...自己画了个啥...

兔子和护士
没有玩过但是看过实况...总感觉护士是不是被我画错了(°ー°〃)

又回去看深夜廻了...
当时看到明明她们坐在一起却是两个世界的时候觉得心里好难受

前一阵子画的和朋友一作为头像的
邪教hhh
不知道有没有人也喜欢这对cp的
不知道怎么叫这对cp  我自己觉得是叫血红来着